江理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江理新闻>>正文
【甲子芳华】母校和恩师——写在母校建校60周年前夕
日期:2018-05-17  点击次数:

作者:炼钢专业82届校友  汪泽宇

曾任中共江西九江市委常委、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委书记 



78年的金秋,我怀揣入学通知书,背着母亲精心打点的行囊,从老家乘小火轮先到省城,再从省城转班车去母校的所在地赣州。整整两天的行程,我在途中一直独自憧憬着母校和其所在的城市,她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一下班车我换乘了学校迎接新生的巴士,坐上巴士不一会我便被车窗外那快速掠过的景色所吸引,一条笔直宽阔的大马路好像长得没有尽头,路两旁人行道上一排排碗口粗的樟树已初成绿荫。车上负责迎接我们的老生向我们时断时续地介绍起赣州这座城市来:赣州市座落在赣江之滨,章贡两水在此汇合后进入赣江,这里原先曾是赣南专区所在地,下辖18个县(区)700多万人口。城中至今还保留着较为完好的八境台、郁孤台、古城墙、古石窟,还有旧时挑檐的老街,赣州是一座充满古香古韵的江南名城……

我当时最想了解的是母校的情况,谁知老生还没来得及介绍完,巴士就已经驶进了校园。一进校园,我和所有的新生一样就立即沉浸在各种繁杂忙碌学前准备之中。

两天后,我们这个新生班终于集中开课了。第一堂课是班主任介绍校情、选举班干并布置接下来的军训任务。我们这个班的班主任是一个操着标准普通话口音的年轻男老师,他告诉大家:我们的母校是一所冶金部直属大学,始建于58年,建校之初曾从东北工学院、中南矿冶学院和昆明工学院调进过一批骨干老师,学校的许多专业设置都曾参考了苏联的模式,当时学校曾有一批苏联专家,学校有一些老建筑都还带有苏式建筑的风格。校园内有一个很美的池塘叫八角塘,旁边有几栋精致的小洋楼,一到夏季池塘中会开满荷花……我对母校的印象就是从这位班主任老师娓娓的描述开始的,很多年后我依旧记得他对母校所作的轮廓性描述。虽然母校校名曾多次更改,校区也进行了扩建,但其包容厚实的文脉和求真务实的学风却丝毫未变,仍然像过去那样风骨清丽,韵味十足。几十年后母校曾谱写了一首校歌,其中有这么几句:“八角塘映日荷花别样红,赣江水源头万涓泛波浪,走进这梦想的殿堂,年轻的心啊澎湃激昂。”这虽然是我离校多年后所听到的母校校歌,但她所唱的仿佛就是我当年迈入校门时的真情实感。

母校在我们每个学子心中是厚重的,但我们感觉母校最厚重的还是老师们的治学精神。大学老师在治学上有别于中小学老师,他们更多地是方向上的引导和精神上的点拨。

我曾如痴如醉地听过一位高数老师所讲的微积分和一位英语老师所讲的大学英语。我记得那位数学老师总戴着一副深度眼镜,他从不带背课夹,一本枯燥的樊映川高数教科书在他口中仿佛就是一篇篇熟记的童话故事,一个个复杂深奥的数学公式通过他的解析总是那样轻松自如。而我们班的这位英语老师则又是另外一种风格,他好像自己就是一本中英文对照的活字典,他总是能创造出非常通俗而又得体的中英文对比氛围,使所有学生都能从这样的对比环境中从容驾驭西方的外来语言。我对这两门课似乎情有独钟,每每总得高分。当然,我也碰到过口味不合的老师,比如普通化学老师就是一例,当时我们全班同学都觉得上她的课非常别扭、吃力,有的同学甚至曾到教务处要求更换这位授课老师,但是他们所得到答复却使全班同学都为之愕然。原来这位化学老师只不过是“茶壶里面煮饺子”倒不出来,她实际上是一位化学名师,曾参与主编过全国普化的统编教材。全班同学听后都心怀敬佩,慢慢地和化学老师磨合成功了,理性的成熟终于使大家克服了内心的躁动。

母校的课堂是开放式的,同学们可以自由旁听。我曾旁听过一位副教授老师所讲的理论物理课。实际上我并未留意他所讲的内容,使我入迷的是他循循善诱的表述、高高挽起的衣袖和优美整洁的板书。这位老师后来当了母校的校领导,不久又担任了省领导,虽然他是个学术型的领导,但从他当年严谨的治学态度中,我完全可以推测出他从政以后的人生轨迹。




母校的大型演讲一般是在大礼堂里进行,每次演讲往往都是座无虚席。我亲身聆听过两堂精彩的演讲,这两堂演讲的收获和影响使我终生受益。其中的一堂演讲,是一位副教授老师结合自身体会谈学习方法。这本来是许多人都讲过的老题目,但他的演讲由此及彼,由浅入深,讲得出神入化,入木三分,整整两个多小时全场鸦雀无声。大家都被他的演讲所感染入迷了,我带了一个笔记本竟然连一个字也没记上,不过他那次的教诲我已经完全融化于心,之后我的学习和成长有很多都源自于这次演讲的受益。另一堂演讲的主讲人是中国科学院上海某研究所的一位客座教授,他当时主讲的是金属防腐这个专题。实际上金属防腐是一个理论性很强的专题,然而在他口中,这些晦涩深奥的知识竟被演绎成通俗的科普。

当时在场的许多同学都被他描述的前景所震憾,其中不乏有人当时就已经怦然心动,跃跃欲试,打算追随他去破解这些世界性的难题。我的同室好友就是听了这堂演讲后便萌发了改行的念头,一毕业就考了钢研总院该专业的研究生,随后又去加拿大读了该专业的博士,一辈子都扎进了金属防腐知识的海洋,现在他供职于世界500强名列前茅的美国3M公司总部,专门负责金属防腐产品的开发和销售工作。

除了理论教学以外,社会实践教学同样也体现着母校老师一丝不苟的治学精神,仅从毕业班学生每次社会实践的选点,就可以看出他们的精心策划和良苦用心。我们那一届所到的社会实践点全是当时国内钢铁几个领先企业,所见到的全是当时一流的工艺设备和操作技术,这对于一个非重点的地方大学来说,其难度不言而喻。当时在上钢五厂带我实习的是来自上海交大的一对夫妻。刚接触时我觉得他们俩并不严厉,但接触后我却发现他们的要求非常严格。在炼钢炉前他们挥着汗雨手把手教我们如何避免和防范炉口喷钢的危险;在毕业设计时他们也和我们一起经常挑灯夜战,一对一地讨论选题。从他们夫妻俩身上,我仿佛又从另一个侧面体会到了母校老师的髙贵品质,母校教师队伍中有太多这样的夫妻档老师,他们一生把家安在了偏僻的贛南山区,一辈子都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无闻地教书育人。

如果说母校是一片沃田,那么老师们就是在这片田地里辛勤耕耘的农夫;如果说母校是一幢髙楼大厦,那么老师们就是这幢大厦的基座和支撑。





编辑:陈琰





下一条:【理工人】七栋宿管赵守新大爷的心声—— 平凡事认真做

扫描二维码分享
相关推荐: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Copyright © 2017 必赢亚洲www565net_必赢亚洲(唯一)官网登录【www.565.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学校地址: 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红旗大道86号    旧版主页    移动版    赣ICP备05002434号     赣公网安备 36070202000070号